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旅游网 >> 台湾旅游 >> 阿里山 >> 阿里山游记 >> 文章正文
 
再度看到阿里山云海
http://www.hx315.com  阿里山  2007-4-25 15:29:00  
 
 

喜欢在林间小路上悠游的感觉,树林密处,阳光难以射入,未免有些寒意,远处时而传来不知名的鸟鸣,在林中,在谷中回荡,平静处能静听自己的心跳和脚步,也算是难得的修身养性之所,只是阴气太重。很难想象古诗中山中樵夫与猎户的生活,也许清苦,但是于无人处静思古往今来,也是一种少有的醍瑚灌顶吧。灿烂的阳光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在你的面前,这种突见天日的感觉,往往让人想到了解脱,放下心里的阴霾,浑身轻松的痛快,怎么能不淋漓尽致呢?

又看到阿里山云海了,少了几分平静,多了几分激情,我是这样,云海亦是这样。云海之巅的这里有一座慈云禅寺,这里应该是个清修的好地方的,凡尘俗世在云海的下面,如果没有上山的游客,应该与这里是绝缘的,动辄与千年的神木为伴,对生命的看法和角度都不同,人生当然也就不同了,不能说孰对孰错,只是选择不同而已。

凡尘中的生活有凡尘的激情,这里的生活有这里的平静,也许最好的方式就是经常转换一下心情,转换一下角色,就好比现在的我一样。禅寺里面空无一人,唯有僧人留下的数株兰花,在这祥和的环境中当然都是抬头挺胸的,也算是笑迎吧。

在这里坐禅应该是怎样的感觉呢?禅宗起源于印度,广于中国,而扬于日本,我是喜欢禅宗的,坐禅的时候其实可以不必考虑太多的深奥的佛典秘宗,当然也可以不考虑尘世的一切烦恼,此刻只有周围的自然,融入自然,你是自然的一部分,不融入自然,自然是你的朋友。选择与决定权在你,不用太教条,少了佛教的清规戒律,完全是一种自我的心理调节。慈云禅寺是正对云海的,想在这里留个影,可是云海的色调太亮,人在照片上只能看到个轮廓,也罢,景色中有了人的加入也许本身就是一个败笔吧,如果再摆几个pose就更是对自然的亵渎了。照片难道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到此一游吗?阿里山上留下了我的足迹,我的心中留下了阿里山的云海,这就足够了。如果只是一味的拍照而错过了与自然心灵沟通的机会,这才是最愚蠢的买椟环珠吧。

天没亮就出发了,在台湾,所有的旅途都是计划好了的,因为时间的紧迫,俗话说独乐乐,与人同乐,孰乐?出发的前一天邀了几个同事同去.还好自己比较聪明,没有选择从高雄火车站,而是从楠梓出发的,到车站骑的是脚踏车,可以自由掌控时间,从楠梓到嘉义2个小时的路程没有多大的波折,我的心已经飞到了阿里山,说实话,在台湾还是第一次这样的激动,毕竟阿里山是与众不同的,名声在外嘛。

与同事分别,他们因为是临时决定的,所以只能坐汽车上山,又变成了一个人的旅途,清静。原来阿里山小火车的始发站就是嘉义火车站的,火车比想象中要小,,是传统的日本式窄轨,应该跟大连的旧电车有几分相似.发车时间还早,还不着急上车。

阿里山森林铁路的修建还是在日据时代,1903年日本人为了开发阿里山中丰富的木材资源拉开了阿里山森林铁路的开发序幕,仅仅利用了8年的时间这条现在看来都还十分复杂的铁路就建成通车了,从此这片原始森林不再寂寞.原来以为是可以乘坐蒸汽火车的,却原来已经换成了内燃机车,多少有些扫兴,但毕竟这从海拔30米到2216米的旅途环境复杂,还是用先进的内燃机车安全些,这令我突然想到了不久前的阿里山小火车事故.恰巧在嘉义火车站的旁边就停靠着一辆早期的美国产的SHAY型直立气缸蒸汽火车头,当年就是这个黑家伙将深山老林中生存了千万年的神木拉下山来,如今它老了,虽然外表经过了翻新,但是内部零件已经失灵了,只好在这嘉义火车站颐养天年,如果它有灵性,也许还会在无人的夜晚仰望远处自己曾经辉煌的阿里山吧.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年老是种无奈的必然,既然是必然,就要去坦然的接受,只要年轻的时候曾经努力辉煌过。

终于看到阿里山的云海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云海嘛?云,白的如此的纯洁,天,蓝的如此的纯粹.远山在云海之中,仿佛仙境,我想仙境也不过如此吧。云海是一望无际的,就好像大海,但是这海是白色的,与远处的天空有更强烈的色彩对比。阿里山的云海不似黄山,流动性不强,没有惊涛骇浪,平静中孕育神奇,伫立在这优美如人间仙境的美景前,白云.蓝天,绿树,褐山,色彩丰富而不混乱,绵长而不庸俗。此时的我心无任何杂念,又怎能有杂念呢?终于明白了,刚才途中的迷雾就是眼前这洁白无暇的云海阿。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今天算是明白了个透彻.不知道从这阿里山顶看火车穿出云海那一霎那,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能观此壮丽景致,阿里山不虚此行,台湾不虚此行。

阿里山风景区比想象的要小很多,三个小时绰绰有余。和同事边聊天边信马由缰,聊些无关紧要,也不进入记忆的话。参观阿里山不为景点,只为景色,天气很好,难怪,山顶上,没有云,云在我的脚下。蓝天是经常见的,可是像这样纯粹的湛蓝还是第一次,没有城市污浊的空气,甚至连云彩都没有,这蓝天怎能不纯粹呢?远处天际线处是杉树,如此笔直的树,应该是杉树的,葱翠的绿色与这湛蓝交相辉映,这绿与兰的交接是这样的轮廓清晰,绿色衬托出蓝色的宽广胸怀,而蓝色也衬托出了绿色的生命活力。我怕被这蓝天吸走,这是一种幸福的恐惧,让人无法抗拒。仰望天空的那一刻,人真的是太渺小了。

姐妹潭的姐妹双亭应该算是阿里山的标志性建筑了,很小,然而因为是在阿里山,名声在外,远远看看也就算了,走近了也许会更失望,如果没有同事同行,我也许会选择就躺在旁边的草坪上继续看我的蓝天。午饭是在姐妹亭旁的一棵神木的枯树桩上进行的,奋起湖便当与宣传的有比较大的差距,没有吃多少,剩下的就施舍给了一条跟在我身后很久了的流浪犬,想必它是许久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了,将便当中的米饭连腌萝卜吃的一干二净,连一粒米都没有剩,心里多了些伤感,我是看不得这种可怜的处境的。启程吧,它还跟在我的身后,虽然没有多久,看到没有什么更多的希望,就离开了。

阿里山本应该无历史可言的,残存的日据时代的开发历史我也不是太感兴趣,于是赏景成了我唯一目的,这样也好,我也轻松了许多,景色也清澈了很多。阿里山顶的树木大多是新栽的,但因为种植的过密,也还透着几分原始的气息。阳光透过树林,斑驳的照射在林间小路上,身上也不再像刚下火车时那般寒冷,一种未曾有过的轻松心情弥漫全身。 

下午的云海已经不再像早上那样轮廓清晰了,彭蓬松松的好像铺好的婴儿床,等待倦怠的孩子入睡,我也该返回了,下午四点最后的一班下山的车,最后再仰头看一下这清澄而没有一丝杂质的蓝天,直到脖子酸掉,我知道我的相机是无法完整记录下这纯洁的蓝的,就好像它无法记录下琉球岛上的纯洁的海水一样。只好用我的眼睛,我的记忆了,我明白了什么叫贪婪。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 
     
     
     
    © 2006 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