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旅游网 >> 台湾旅游 >> 日月潭 >> 日月潭游记 >> 文章正文
 
日月潭是消遙的神仙
http://www.hx315.com  日月潭  2007-4-25 9:18:01  
 
 
慈恩塔算是游日月潭第二天早晨最後的行程了,我還了車,退了房,準備下山到埔里轉車到廬山泡溫泉去了。我在等車下日月潭的空檔,開始寫這篇遊記的。
 
約末十一點四十分.我在日月潭潭邊小徑上坐著,等十二點十五分由德化社發車到甫里的南投客運巴士.我想,就坐在這兒記事就好了,這裡離在大馬路旁青年活動中心站站牌,也不過三、四分的腳程.坐這兒等好多了,可以一邊記事,一邊聽潮、聽歌兼賞景.
 
隨便吃了個餛飩麵(75元)後,在耗損三張國父,展開了環湖之旅,實際的目的地則是到對岸的「德化社」,備勤宿社的所在地.從我踏上船的那一刻,我便離開了日月潭最熱鬧的區域了.

日月潭上風和日麗,輕風徐來,水波不驚.想我是先把台北的太陽偷過來了,因此,啟程的那個早晨,台北城內才會溼冷得愁雲慘霧.

白套頸衫、上米色毛衣,加上天上、水底的兩個太陽,我的額頭不自覺地滲出汗來,腳丫子開始懷念起那雙平日陪它們爬山涉水的Merrel涼鞋.就怕山上風寒露重,我沒讓它們跟來.

啦嚕島是浮在潭上的小塢,在上頭行走,猶如凌波微步,綽約立遠方山上的慈雲寺就成了仙台樓閣.

船行來到了第二站,德化社碼頭.我與船長道了再見,往那個四層樓高、上頭駕了個三層樓高基地台的宿舍走去.Check-in,時間是14:45.

但是,不可以忘了時間的,經過這裡的公車,一天只有三班,錯過了,可得在這兒掛到傍晚五點.(真是有點兒晴天闢靂,剛剛打電話確認,竟然變成12:40,由玄光寺發車)(補註:12:45我上車了,到甫里,75元,車上只有我跟司機.13:15到埔里總站.)

現在,我遙望著潭水對岸的涵碧樓,想到昨天初來乍到時的光景——

早上九點由台北忠孝復興站出發的豐榮客運,中途司機還走錯路,約末一點到達埔里,由於只有我一人上日月潭,豐榮派了”關門要用力點兒”的高級驕車,專車送我上山.是的,專車送我到「中華電信」的門口,小小,小小的服務窗口,不過,真高級呢!和涵碧樓比鄰而居…想著,不禁竊喜…

宿社喔,在那邊喔!當我的視線隨著服務人員的手指望向潭水遙遠而不可及的另一端,我的下巴如自由落體般地落下.這…是我要游過去還是怎樣?!

待在一個約三樓高的基地台正下方的房間內,像是在進行活體實驗,可不好玩,因此,行李安置好後,我輕裝出門,先在碼頭週邊的商店街晃了會兒,延著宿社外的小徑走到青年活動中心借了腳踏車,踩著夕陽的餘暉,探訪伊達召部落,這裡,簡單到小狗就慵懶地趴在大馬路中央,對偶爾疾駛而過的車輛,完全視若無睹.

回程還車途中,偶然發現大馬路旁叉開的小斜坡下,有個小小的召族文化展示場,算是個老舊的小社區吧.小小的ㄇ字型場地,有平房、木雕、獨木船,花木扶疏,紫紅色九重葛爬成的拱門後,遠遠近近,稀稀疏疏的野煙在橙黃的夕照中裊裊,寧謚幽靜,一如場肅靜的儀式,迎接月神的降臨.

在宿社洗了個熱水澡,稍作休息後,外出覓食.19:30,德化社碼頭商店白天遊客如織的場景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掛滿在岸邊欄干上、樹上、涼亭上璀燦的彩燈,忽明忽滅,在寂寥的夜色裡,一個光影,追逐著另一個光影.

阿彌佗佛,暗淡的街道上,還有門小吃店亮著,這是苦海明燈,拯救了苦難的漉漉飢腸--難吃炒飯,75,絕處逢生,無價.

在瞌眼跟這天道晚安前,考慮了交通不便的問題,重新安排了接下來兩天的行程--拾棄清境,改多待日月潭一個早上,及逛埔里巿區.

不好辜負暖暖冬陽、美好風光,隔天早上,跟活動中心租了超迷你50cc機車,尋幽訪勝去了.

走過土仔亭步道,行經玄奘寺,來到了慈恩塔步道,步道長約六百公尺,途中隨處可看見潔白娟秀的梅花。步道盡頭的山頂上,典雅的鐘塔以及鼓亭一立一座在一片舖滿了白色的石地上,襯著藍天、綠水,境讓人有再往前一步,便要脫去凡胎,羽化登仙的幻覺。前一日,我登船遠眺慈恩塔,以為撇見仙居,今日我在塔上望日月潭,錯將潭水當成仙人鏡子,仙人著羽衣凌空照印,飄向天外幻化為藍天上的一抹白雲。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 
     
     
     
    © 2006 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