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旅游网 >> 台湾旅游 >> 南投 >> 南投游记 >> 文章正文
 
来到日月潭,印证一个等待了许久的承诺
http://www.hx315.com  南投日月潭旅游  2007-3-9 14:00:47  
 
 

今天让我唯一失望的是现在正值枯水期,并不能观察到我期待的“日月涌泉”的奇观,那其实是日潭和月潭交汇的地方,由于水流湍急,在湖面上形成一个小的喷泉水柱。

回去的时候,在步道外的停车场上搭到了一个好心人的顺风车,他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因为还要去我刚才来的涵碧步道,所以会经过我回去的日月潭汽车站。他告诉我,据调查,日月潭是中国游客心目中最想来看的台湾景点。又怎么不是呢,日月潭的名字和样貌早已深深的烙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来看它,也许是想印证一个等待了许久的承诺吧。

终于到了日月潭。这时将近中午时分,镇上很安静,几乎没什么行人,街道两边静静的开着几家小杂货店,不远处的几家餐馆和旅店也不似我想象的游人如织。倒是街后面的山上,绿草间的农舍门口,有嘻笑的孩子在逗着晒太阳的小狗。

下车先去找这里的旅游咨询中心。路过一家邮局,买了张明信片,热情的工作人员得知我要寄回大陆,留作纪念,还额外的为我加盖了个日月潭风景区的印章。出邮局不远就是旅游中心。里面也是静悄悄的,可能是午休时间,柜台里的女工作人员在看一本武侠小说。我拿了份地图,研究了一下。其实日月潭国家风景区很大,以位于南投县的日月潭为中心,周围包括鱼池乡,水里乡,水社山和集集山,总面积达九千公顷。区内高山丘陵,群峦叠翠,溪流湖泊,山水相连。

“双潭秋月”是台湾著名的八景之一。由于多样的自然环境,造就了这里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居住在日月潭畔的台湾原住居民——邵族,虽然目前人口仅约二百左右,可是他们独特的宗教信仰和文化特色成为日月潭风景区的另一大亮点。

由于环潭的路线很长,而且我的时间也有限,原本打算部分路段骑单车的计划只好放弃,可是我又不想租的士环游,既然这里的山路修的这么完善,有几条适合游客徒步游览的步道,于是我决定选择一二条走一走,有时间的话,再去码头坐船上湖中央的小岛看看。

首先决定去日月潭的涵碧步道。它是一条蜿蜒于涵碧半岛的森林小径,从码头附近的梅荷园开始,途经蒋介石的夏季行馆涵碧楼,全长1.5公里。1970年前,由于涵碧楼的关系,梅荷园一带是军方管制区,一直有宪兵驻扎,现在这处位置绝佳的风景点已对民众开放,而涵碧楼也成为高级的度假酒店。涵碧步道沿途集中了日月潭景观的大部分精华。

日月潭是台湾最大的湖泊,它的名称最早见于清朝道光六年(公元1821年)邓仕安的“游水里社记”:其水不知何来,潴而为潭,长几十里,阔三之一,水分丹碧二色,故名为日月潭。

据说日月潭其名的由来有许多说法,最普遍的是依据它的地理形貌,东北面圆大似日,西南边狭长象月。湖中央的拉鲁(Lalu)岛是二者的分界线。走在潭边砖红色的石板台阶小道上,远处的阳光蓝天,两边的青山绿水,听着鸟儿在树林间雀跃,心情格外的舒畅。涵碧楼外高高的围墙对面,是它的专用码头。此刻什么人也没有,二只捕鱼的木船静静的停在岸边,“野渡无人舟自横”,虽然这里不够“野”,可显然还是个好地方。

站在码头延伸出去的平台上,湖光山色一览无余,远处的拉鲁岛清楚的呈现在眼前。拉鲁岛原是邵族部落的居住地,旧时称为珠屿。清朝年间,岛上建有正心书院和玉岛神社。

台湾收复后,此岛曾称为光华岛。1999年“九二一”集集大地震毁坏了岛上的设施。后来邵族人强烈争取,将该岛恢复为他们的祖灵祭祀保护地,谢绝游客上岛参观,并更名为拉鲁岛。拉鲁是邵族最高祖灵Pacalar居住的地方,也是他们精神的寄托地。

拉鲁岛更远处是湖那边的风景,山顶上的慈恩塔在午后的阳光中留下一个宁静的身影,它是蒋介石为纪念其母王氏而修建的。离开码头,继续往前走,看见湖边多处有浅滩沼潭,那里长着许多叫做苦螺丁的水草,是鱼虾产卵的理想之地,这样的湿地也为水鸟和乌龟提供了良好的生长环境。以前日月潭湖边有许多这样的栖息地,可惜的是现在仅剩涵碧半岛一带保留着些许。

因为看地图上介绍,位于6公里外的大竹湖步道可以看见日月潭的进水口,有“日月涌泉”的自然奇观,于是打算离开涵碧步道,折回梅荷园,去看另一边的风景。旅游中心的附近还有一个码头,周围是一些餐厅和酒吧,露天的木制平台上,靠水的一边种着一簇簇开的红艳艳的花,和蔓蔓的绿藤,穿行在竹椅秋千之间,觉得如果坐在这里看斜阳落日,一定是件很美的事。

这里的湖边有一块块的浮田,据说是康熙年间,农家栽种水稻用的,现在浮架上种的是野薑花等水生植物,非常有特别。走上没几步,便发现有一种阔叶树,被称为“江某”,非常有意思的名字,原来它在福建一带被称为“公母”,台语谐音为“江某”,这种树的木材主要是用来制造木屐,火柴棒和冰激淋的小木勺。

离开潭边,再向前走,就是向上的盘山车道,自己开始走的有点气喘吁吁。路上根本没有什么人,只有飞驰而过的汽车,加上一边是树木掩映的山坡深谷,这一段路徒步行走有点危险。一般人会选择自己开车或者租车前往。

终于来到了山顶处的文武庙,簇新的红瓦黄檐在绿树丛中非常醒目。看来这里是旅游团爱光顾的地方,一路上所有的人气全集中在这里,庙对面的空地上停满了大客车,周围是一字排开的各种店铺和三三两两的游客。回头望,庙门楣上书有“崇文重武”几个字,耳边听到的尽是大人们嘱咐孩子去烧柱香,求个签。

能文能武,当然是好事,不过实现起来就有些难度,就好像要求现代女性既要上得厅堂,又要入得厨房,集十八般武艺,样貌,智慧,财富,总之是天地精华于一体,这样的天仙宝宝哪是人人能做到的?我笃信“缺憾美”。

心知自己不能,索性就放弃。我只是在这里补充了一下给养,就继续向前走了。还是对自然界的东西更感兴趣一点。转个一个弯,刚才的喧嚣就立刻消逝的无影无踪,世界又只恢复成我一个人的了。

走不远,就来到了松柏仑步道,这条小路早先是盐商和邵族往返埔里的必经之路,沿途草木茂盛,虫鸟啁啾,生态环境很好。步道的尽头有个中正广场,平台有尊蒋介石的全身立像,台阶两边是整排的高大的松柏树,意为万古长青。走出来不远,就来到了孔雀园。它是环潭公路上的小型禽类动物园,里面除了有二百多只孔雀外,还有长尾鸡,白冠鸡等台湾珍禽。

公园免费参观。对于免费的东西,我一向都不打算错过。园子里非常安静,只有3,4个游客。孔雀多极了,最常见的是蓝孔雀,尾部的羽毛华丽而又光泽,悠闲的散步,觅食。

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孔雀,可是这样的游客和孔雀数量比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这里的孔雀优雅,闲适,安静的向你展开羽毛,让你眩目痴迷,这才让人真正的领略到为何孔雀会成为印度王权高贵的象征。全不似在云南时,看到可怜的孔雀被武力强制开屏,供游客拍照。那时它们只是可怜的玩偶。

出了孔雀园,又走了将近1.5公里,终于来到了大竹湖步道。这里由于常年沉沙淤积,水草蔓蔓,是鹭鸶,雁鸭等水鸟的良好栖息地。顺着木制的楼梯往下走,一条甬道一直伸向湖面,站在尽头,视野非常开阔。此时的天色略有些阴沉,看不到斜阳余辉,可是却有另一种美,一种中国水墨画中的烟雨迷蒙的不清晰感,芳草萋萋,绿树依依,联想到的是琼瑶的“在水一方”,此时何处是我的佳人?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 
     
     
     
    © 2006 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