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旅游 > 蓬莱阁 > 蓬莱阁游记 > 正文
在蓬莱阁,好像遇到神仙了
http://www.hx315.com  蓬莱阁  2007-4-28 15:12:54  
 

蓬莱阁以北的海面上是世界上海市蜃楼奇观出现最频繁的地区之一。据史料记载,其北海面上,常现“海市蜃楼”奇观,“或如盖,如旗,如浮屠,如人偶语,春树万家,参差遐迩,时分时合,时隐时现”,溟晦异态,神鬼莫测。

我想,我是个非常有福气的人。能够云游蓬莱就是很好的明证。

秦皇汉武鞍马劳顿,千辛万苦,累得哼哼叽叽,最终连蓬莱都没有找到,徒手而归,空留千古话柄。而我不费吹灰之力,在烟台北马路汽车站,花14块钱,就很轻松地乘坐烟蓬快车,踏上了蓬莱之旅。不到一个小时,当我还遐想着神仙云里雾里的生活什么样子的时候,蓬莱就活生生地摆在了我面前。

下车,阵阵清爽的海风拂面而来,像婴儿松软的小手。放眼望去,只见海天茫茫,波光粼粼。浪花倒不像我想象中“惊涛拍岸,激起千层雪”那么壮观。

向一路人问其原因,答曰:风大浪大,风小浪小,风平浪静。被路人的平淡却颇富哲理的话倾倒,心里突然虔诚起来。果然是仙境到了,说不定刚才那路人就是一位神仙。于是,不再狂妄,不再高谈笑语,恐怕神仙迁怒与我。

沿着海边行走。远远地看见了一叶扁舟,在海的深处,一漾一漾的,笼罩在朝霞之中。隐隐约约能看到戴着帽子的渔民,或者在撒网吧。脑袋中也不由自主地想起“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象来,心情顿时明朗叫人想拥抱大海。不过,算了,春寒料峭的。

只顾看海了。猛地一转头,着实吓人一跳。眼前突兀出些许的古建筑来,远远地望去,错落有致,小巧玲珑,有点小家碧玉,楚楚惹人怜的味道,却偏又耸立在悬崖绝仞上,平添几分巍峨与壮丽。古建筑或高或低或大或小,隐逸与苍山翠岱中,时有祥云萦绕左右,时有海鸥翱翔点缀,果然别有洞天,自是一番情趣。不用说,那就是真真切切的蓬瀛仙境,神仙居住的蓬莱阁了。其与江南三大名楼并称中国四大名楼,名不虚传。

心里向往着,脚步却没有加快。神仙讲究的梦幻逍遥,不急。顺道前行,道两旁,卖工艺品的颇多,红红绿绿,琳琅满目的,做工倒也精细。问价钱,不贵。八仙八个人他竟敢只卖一元钱,买了一套。葫芦一元,买了一个,悬挂于腰间。脚下一跺,没有祥云,虽不能腾云驾雾,好象也有几分的飘飘然的感觉,心中甚是喜悦,游趣倍增。

过一石桥。桥下渔船往来穿梭。桥的名字为登瀛,便知神仙的胜地终于到了。这一脚跨越寻思了半天。想起天上待一天人间将度过一年的故事来,不知我这一跨意味着什么。

再往上,遥遥望见一座牌坊,上有“人间蓬莱”四个字,笔法精湛,潜走游龙,知是苏轼真迹。顺便偷听别人导游,果不其然,此公曾经在这个地方做了五日太守。虽五日,却帮助这里的百姓解决了盐的经营问题,所以这里有“五日登州府,千年苏公祠”的说法。

游览了两个多小时,或揽胜,或抒情,或观世,或壮志。见了三波神仙,龙王,妈祖,八仙。三波神仙就是三段精妙绝伦的故事。其间想与神仙切磋道法,左思右想不知自己的神仙座次在什么地方,未果。

龙王住在龙王宫。他的面目黎黑,有点春秋战国时游说列国“约众抗秦“的苏秦的味道。不知是塑像者有意为之,还是因为后来的演绎。据说,龙王掌管兴云布雨。人们总希望海上风平浪静,陆地上风调雨顺。

遇到大旱时节,他们便到这里顶礼膜拜,头戴着柳条帽高呼“求大雨、求大雨!”,把这尊木头的塑像抬到外面去,走街串巷。龙王有打盹的时候,仪式就有不灵的时候,天不下雨怎么办?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只能把它抬到列日中去,经久曝晒。酷暑炎炎,龙王爷怕热,他受不住了就会大汗淋漓,老老实实地给大家兴云布雨。
  
龙王的脸是黑的,我不奇怪,整日海风吹日头晒的,黑点难免。奇怪的是,他和八仙打了一仗,折兵损将不说,还赔上了儿子,居然还能和八仙成为邻居,真够大度的。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妈祖住在天后宫。南方人叫妈祖,北方人叫天后娘娘。据说,她的名字叫林默娘。一个善良的小女孩,灵通、慈爱、孝顺而勇毅,熟知水性,常常穿风破浪搭救遭遇海难的人。这是一项艰难而危险的工作,却由一个小女孩来承担,这是一种悲剧的命运。

果不其然,28岁时,有天她在海上救失事的船只,不幸被桅杆击中了头部,便永远的留身在大海里。幸而得到了后人永久的怀念。

天后殿里,她的容貌端庄贤淑。虽然年轻,却总让人想起母爱。不知道她救助那些善良的渔民的时候,是不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儿子。

八仙在蓬莱阁上,喝得东倒西歪。就这样居然能打胜仗,估计有酒撞仙胆的成分。八仙中好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印象,只有张果老、吕洞宾、铁拐李略知一二。

吕洞宾风度翩翩,据说还有一段“洞宾调戏白牡丹并度其为仙”的佳话,但脑袋中总是个白面的书生,最多也就是“奉旨填词柳三变”的模样。张果老最有意思,据说他在鸿蒙之初的时候,为一白蝙蝠。他的坐骑是一头非凡的小白驴,一天能跑数百里。

不用的时候他就把小白驴变成纸,折叠放在箱里,用的时候,就喷口水,再变成驴,这戏法我想不比现在的美国魔术师大卫差。这老头神仙有点老顽童周伯通的意思,坐没坐像,站没站样,行为处事童真无比,常常倒骑驴不说,还喜欢没事找事,老是调戏塘明皇。幸好是神仙,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铁拐李最倒霉,好好的相貌堂堂的人,去和太上老君下了盘棋,结果却落得乞丐模样,连自己的灵丹妙药都救不了自己。不过蓬莱阁上,他的传说最多,像调皮的孩子把珍珠洒了满地,到处都弥散着他的法术。蓬莱阁那棵唐槐就是拜他所赐。据说,他和吕洞宾下棋,嫌那烈日太毒,就随手插枝,立马就有了大树成荫。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后人乘了一年多年的凉,他的故事就传说了一千多年。

看八仙的时候,脑袋中有一个念头老是忽闪忽闪的:八仙多好,不用工作,还能好吃懒坐。看来好吃懒坐即神仙。

蓬莱阁上看大海和下车后看到的大海,感觉不一样。这里眼界要开阔的多,心中一片空明,老是想起海子的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知道神仙是不是也是海子诗里的享受。

苏东坡以一代名贤,如椽之笔,为之提唱 “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荡摇扶世生万象,重楼翠阜出霞晓”《海市》诗一首,令人拍案称奇。听导游讲,最近的一次出现海市是2003年8月份,便没有抱什么奢侈的念头。据说人家苏轼都是祷告天庭,才有幸亲眼看到。

不过竟然看到了,而且也比苏轼容易的多,花了三元钱,看了海市录象。蓝天依然还在,青山苍翠浮现出海面,山间有街市楼阁,街市上车水马龙,仙影飘渺而恍惚,变幻莫测,云蒸霞蔚的,但没怎么感到震撼。毕竟知道那是光线折射所致。

不过,能亲眼看到海市,确实有福。

当神仙不易,需要修炼,辟谷,一大堆,虽然现在科技发达,我到蓬莱阁当神仙也用了2个小时。神仙下凡就容易的多,一跺脚眨眼功夫就到人间,下蓬莱阁仅用了15分钟。要不怎么说“世上之事有难易乎?”。

蓬莱神仙游眼看就要结束了。总觉得少些什么。突然隐隐地传来周杰伦的《龙拳》,大惊。渐渐地,声音越来越近。四处搜寻,只见一大叔,仙风道骨的,推一平板车,缓缓走来,车把上挂着一台录音机。正是周杰伦的声音。更加惊奇。试探着问大叔,您听周杰伦的歌?大叔眼一瞪,用抑扬顿挫的蓬莱话说,周杰伦,不认识。不认识,呵呵,您真会开玩笑。您现在听得就是周杰伦的歌。

大叔眯眯眼,哦,你说这啊。我就是听个热闹。接着大叔狡黠地一笑,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没有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

我很是纳闷,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叔已经不在了。回去的路上琢磨了一道,总觉得遇到了神仙。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榜 
     
     
    旅游向导 热门景点 风景图片 故宫 天安门 黄山 桂林山水 颐和园 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