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南旅游 > 亚龙湾 > 亚龙湾游记 > 正文
一睹亚龙湾的真颜
http://www.hx315.com  亚龙湾  2007-5-11 9:59:06  
 

没有比在亚龙湾理游泳更理想的了,依次穿过裙裾门,翡翠门,猫眼门,向更青处游溯,游向大海深处。“深深的海洋,你为何不平静,不平静就像我的爱人”。

游累了,就把自己铺在细腻沙白的海滩上,珍珠粉般的海沙烫烫的,熨熨贴贴的。沙凉下来,温润如红酥手。身边不时走过丰姿绰约身材超棒的女郎,她们卖弄丰姿似乎与亚龙湾一争姿色,而唯有她们的肌肤似乎可以与海沙一争高下。捧一捧沙,沙慢慢从手中溜走,流成的沙瀑在海风的吹拂下扬起沙幕,使人想起运命无常的流沙,对转瞬即逝做出了美丽的阐释。

其实是沙滩上一些藤蔓的植物,留住了这些极其细嫩的沙,等这些植物消失,这些细沙也就不复存在了。巨大的机器在亚龙湾的机体上狂挖滥掘,贪婪而且疯狂。椰子树,红森林,仙人掌,野菠萝,成片的倒下,亚龙湾的死亡是注定的,特别是那些天真的沙,就像那些被帝王奸杀的美丽少女,我们无能为力。亚龙湾已逐渐成为公子王孙老财大款们的后花园,富婆的泳池,少太太的浴缸了。

下午的阳光在沙滩上缠绵,和硕的夕阳穿过椰子林,傍晚的沉灰弥漫开来浓成一片黑。月亮却渐渐升起,漫过虎落参差的野菠萝探过女墙来,浓黑渐渐弥漫开去散成一片灰。海上漂浮的月笼罩着海,月光的海却在海上消失了,海大声的呼喊着,不是挽留也不是告别。

坐在去亚龙湾的观光大巴上,看着寥廓的海天下,深蓝色的背景上,烟波浩淼,天光万碧,时隐时现似乎永无止尽的海岸线上白色的沙滩熠熠燃烧着过去的时间,更显沧海茫茫,波澜动荡,宏阔博大。

遥望魏武当年,东临碣石,瀚海浮天,洪波涌起,远空起伏,吞吐日月,流落星辰,不尽的激昂使诗人英姿横槊慷慨赋诗歌以咏志。沧海横流,尽显英雄本色。

斯人已逝而吾辈犹存,人事代谢,往来古今,“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天高地迥宇宙无穷而道路唯艰,岁月易逝林花易落而功业难就。“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唯有心是永远不死的,就像波澜壮阔的海。

车先到蝴蝶谷,可蝴蝶早飞尽了,而蝴蝶谷还在——庄生已梦蝴蝶去,此地空余蝴蝶谷。站在中心广场上,却可以看见蝴蝶山上赤橙橘黄的枝叶多态多姿绚烂得按宫奏商,恍如群起群落的蝴蝶。

透过叠嶂的林木层荫,虎虎的海浪声涌上海岸,犹如迫不及待的问候。

站在高处的海滩上,亚龙湾玉体横陈。她简直就是上帝洒落人间的一滴泪珠,化作晶莹碧绿的翡翠,又恍如玉树临风的小家碧玉,透着小妮子的无限灵秀。层层迭迭的海水好如三重门,第一重门开启关阖周流循环,恰似天庭里舞女旋转的裙裾,如雪如玉,水花珠落玉盘般淸泓澄澈清脆动听。通过打开的第一道门,可以看见第二重门碧绿中透着鹅黄动荡起伏恍若春心,第三重门幽蓝宁静深邃,穿过开启的第三重门,就可以望见“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了。第二、三重门好似一对鸳鸯眼,既多情却又无情,第三重门永远开启着,好像是一种博爱的胸怀。

三重门恍如孔雀开屏,迤逦花开。

空里流霜,如雪似霰,踩着梦幻的沙滩,留下一行雪泥鸿爪,海浪随即扑来,一切又都消失的毫无痕迹,就像那高速路上依次燃起又渐次熄灭的指示灯,好像它什么都知道,却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直到路的尽头。

中心广场上,巨大的图腾柱高高矗立,我觉的这些雕塑群是海南最有艺术的雕塑了。图腾柱上巢中被月光惊醒的海燕(我不能确定是不是海燕)嘀嘀啾啾丁丁灵灵的鸣叫,如同一串串风铃坠地。远处黑沉沉的蝴蝶山沉默无语,身后海浪大声地呼喊,不是告别也不是挽留。我的心中忽然开满了红萼黄花的仙人掌,“霰雪纷其无垠兮,泊莽莽与野草同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榜 
     
     
    旅游向导 热门景点 风景图片 故宫 天安门 黄山 桂林山水 颐和园 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