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旅游网 >> 重庆旅游 >> 三峡 >> 三峡游记 >> 文章正文
 
参观三峡和大坝
http://www.hx315.com  三峡  2007-5-8 15:24:52  
 
 

这次三峡之旅可以关注的东西很多,比如移民问题,生态问题。但是所有一切正如范冰冰唱的那样还《刚刚开始》。许多问题可能要等到时间的积累才能显现出来——虽然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有关的部门和人士正在积极拯救。因为不自己专业还有字数文体限制,这里就不废话了,以后有机会再说。

这一次与众不同的旅行收获也很多。虽然略有所记,但始终没有章法。这一次因为被院刊主编大人要稿,不得不重拾旧忆,稍微整理,终于把去年欠下的文字债作了偿还(我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懒)。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参观三峡大坝和畅游长江三峡的日子。三峡和大坝,从1993年三峡工程开始之后,这两个名词之间有了一种微妙的关系。

 

沿途有导游讲解三峡风光,无非就是那座山像什么,这一座峰又似哪样。每次总是广播里面说,到了哪一个峡,大家请出来听讲解。一个凡人从不悟到有所悟到彻悟的过程就如慧能大弟子青原行思所说的,未语时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有所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彻悟时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不知道在导游熟练的言辞热情的指点之中,听者有没有参悟到第二种境界。我大凡人一个,知道现在的功力还远远够不上领悟最高境界,就是在这最俗气的境界中想跟进一步也觉得困难无比,所以宁愿在导游没有讲解的时候,独自坐在船头,而不是在闹哄哄的人群中,单纯的看着山,看着这些三峡的山。它们本来就很单纯,也很自然。它们都很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三峡所为,尤其是那些没有在导游讲解名单上的山,因为纯粹在我眼中反而更显美丽。

我在一个被山围着在山中建成的小城镇长大,我走过家乡附近的那些山,我辨认得出每一座山的不同,嗅得出一个地方的山也染指着那一方水土的气息。家乡的山——长江刚刚流出四川盆地的山,和下游的山那样的不同。上游的金沙江还只是一条不大的河流,只能绕过高山从较低的洼地突出。沿途聚集了四面八方水势的长江到下游拥有了足够的力量去劈开高峡。三峡的现在的旅游宣传广告词是高峡出平湖。蓄水之后的水面特别平缓,上水和下水几乎没有太多差别,我觉得其实是高坝围出的死水吧?后来回家看到重庆上游的江水,还是一如既往的匆匆忙忙流向下游。曾经它们是去拥抱大海,现在却只是去填充水库。所以现在的水,死气沉沉失去活力。我不知道水怎么想,也不知道看水的人怎么想。反倒是更多的人应该会不屑这种自寻烦恼吧?连自己也都有点不耐烦。不如只是看这山这水,山水也纯粹,看也看得纯粹。

2005年七月一号三峡大坝顶正式对外开放,每天上到坝顶参观的人数严格限制在一千人。并且对每位参观者要求很严格。游客除了能带手机和钱包之外,连纸巾也不允许。可以带照相机,但是要在进入之前必须试拍一张。检查随身物品之后还要通过安检。最后才佩戴上参观证件,乘上一辆电瓶车出发。途中,可以看到已建成的一期和二期工程,庞大的发电机组安静地工作着。但不能下车,一直被送到泄洪闸的顶上。再往前就是未完工的三期工程,试图往那个方向多踏出一步,也会被招呼止步。在此停留的时间也是有所限制。 

一下车,大家就拿起相机开始拍起来,我也拍了几张泄洪的照片,在这里拍摄角度可选择的范围很小。后来发现,离开大坝,从更要远的距离拍了泄洪大坝的照片,会拍得更加壮美,相比之下,在泄洪闸顶上拍的照片都很一般。我想,那是因为坝顶上本不是用来拍照的,而是需要用心去感受的。

在这里,可以感觉到脚下面通过泄洪孔传过来的,水的震动。浩浩荡荡的江水蜿蜒上千公里之后,在有限的几个孔里面呼啸,任谁都不得不被打动。那种气势,那种魄力,让几乎没有什么思想准备的我有点措手不及。

面对这个从某个角度来看不得不说是很伟大的工程面前,我似乎只能沉默。

暴嚣的长江水,来到这里,也失去了所有的应有的气魄,本该承载急流的河床,如今只飘着团团垃圾,仿佛向天空无声地哭喊着。

泄洪大坝精确地控制着流量,我为人类的勇气和胆量表现出敬畏。小时候怕鬼,老人们会说:鬼有什么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人。一直无法理解,如今算是又明白了一二。长江来到这里仿佛是一条被打中七寸的巨蟒,只能在人类施舍的几个泄洪口发出愤怒却无奈的吼叫,最后还是得将自己那为上天所赋予的自豪而骄傲的身躯,委屈求全的塞进坝底。

我该折服于人类的技艺还是悲哀于江水的成全?我该为自己是人类的一员感到骄傲还是惭愧?应该庆幸抑或恐惧?

离开大坝之后,我们逆流而上。

旷阔的江面,平静得像蹒跚老人的步履,又像历经沧桑的老人的双眸,流露出浑浊的眼神。这一库的江水,到底是人类的丰碑,还是一道给大地的深深的伤痕,只能留给时间去证明了。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三峡,第一次来是赶在三峡工程动工之前的92年,还是不懂事的年纪。乘着旅游船用五六天时间慢慢游历长江三峡。那时候还没有任何人工的痕迹,那时候听父亲讲解很多遍船闸的原理还是似是而非,那时候还不知道离开父母的世界有多大,那时候也没有想过要一个人去走很多地方。翻看照片,小时的记忆已经淡却,看山水的人已不同,所看的山山水水也改变许多。

我特别中意那些山脊的曲线。一条条薄而锋利的山脊架上随着山势走向自然起伏的线条,给山峰的锐利添加了一份女人的柔媚。的确,中国的传统文化也认为无形为有形的最高境界,顺从的曲线才是臻于完美的唯美。坐在甲板上,不愿看脚下的水的我,就痴痴看着那些山的曲线。有些山丰腴,有些山单薄,无论环肥燕瘦,那些曲线一律宛转而流畅,代替着两岸的猿声,目送船只走远……

在山与山之间,还有很多小小的瀑布和溪流,她们用最柔软的身躯,最绵薄的力量,最坚忍的意志,开辟出了自己的生命的轨迹。而在不久的三期工程竣工之后,她们就会淹没在抬高的水面之下,失去反抗的机会,失去生命的尊严和魅力。

由此可以想象,在已经淹掉的地方,原本应该展露更多的生命的痕迹的。

去年有一个歌手唱:面对这个世界,我因为我的成熟而地下了高贵的头。我们自己是不是也像这一支江水,在成长的过程中有太多太多的无奈?

话筒换到教授手中,开始讲解三峡地区的黄陵背斜。那些优雅的曲线,原来也只是地球的白皮书,那些美丽的纹路,更不过是地球的皱纹。这次出来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不见得比巫峡清楚很多,还是稀里糊涂的增长不少见识。

我想,或许教授们已经达到了所谓的“见山还是山”的最高境界。似乎彻悟和未悟没有什么不同,其实大不同。未悟之时看山看水其心性必为山水所牵滞,就好像我的庸人自扰。彻悟之后看山看水其澄明心镜映照出山水之形却不滞留其中,其心性仍是空明清净而能纳万物了群动的。面对大自然,我们正需要这样冷静和纯粹的思考。

抵达万县之后,我们的三峡之旅结束了。但是,我们的步伐正刚刚开始,我们的思索才刚刚开始。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 
     
     
     
    © 2006 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