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旅游网 >> 重庆旅游 >> 三峡 >> 三峡游记 >> 文章正文
 
游三峡已归,却思之朝朝暮暮
http://www.hx315.com  三峡  2007-5-8 14:16:47  
 
 

从重庆归来已然有一个月了。可是,经常入梦来的是去三峡船上的日日夜夜。而闭上眼睛,心中想起的往往是尖峭的峡谷间金色的夕阳在江面上耀眼的明亮或者三峡坝顶一链如宝石般的灯火,再不然就是过宜昌之后,在渐渐宽阔起来的江面上列队疾飞的水鸟。时间已滚滚向前,而我的心却留在了那段日子里。从北京到重庆,再顺江而下到达武汉,十天之中,在我遗忘了的世界里,在北京,发生了多少事啊。

这些或令人快乐或令人悲伤的事都是那么出人意料,仿佛失却了它们原来的轨迹,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上重新开始的事情。我甚至疑心,自己是不是进了烂柯山,真的遇到了仙人,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当我再一次跌落凡尘,却发现这十丈软红已换了一幅模样。是的,我在三峡一定是重新投胎来着,要不然,我怎么会在错过了对自己极为重要的事情之后依然毫不后悔。我想,我一定是在三峡丢掉了我缠绵已久却不忍放弃的往日,而归来,面对的是新的世界、新的自己。行囊已经扎紧,我,要去向下一个目的!

鬼域:“起床!”公爵打了个激伶,一跃而起。原来是靠岸了。匆匆忙忙穿上鞋,公爵迷迷糊糊地随众人上了岸。呵呵!原来是丰都。

巫峡天下秀

回到船上已是下午四点了,身心俱疲。坐在舱中,眼瞧着两岸的童山秃岭渐渐向后,听着船上工作人员把垃圾轰隆隆地倒入江中,直觉得难过已极。余光中唱着要吃一瓢的长江水,居然让人们弄得如此肮脏,真有让人哭一场的理由。想起大宁河上的船工说,三十年前的长江就像大宁河一样清,顿时觉得这浑浊的黄汤根本不是江水,是神女峰日夜不息奔流的眼泪!突然想起少时在《徐霞客游记》中读到,徐霞客在江船上醒来,金色的阳光洒满枕边,舱外,两壁山崖如画……真想将千年的时光重来一遍!看看让唐代诗人为之疯狂的三峡,看看徐前辈在晨光中枕过的三峡!唉……

真是不理解古时诗人们的疯狂。对着馒头一样的小山包,即不险也不秀,来得哪门子诗兴!然而心中终于有所不甘,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错误。于是,公爵打点精神,上了甲板。

经过一丛丛矮矮的山包,秀丽的巫峡终于如世外仙君般降临面前。三峡,虽经数千年来人们的崇拜与损毁,依然无法湮灭她的秀丽----V型的山谷揽着弯弯的江水,两岸的山崖错落着,掩映着伸向远方。这幅画面曾在三峡的图片中看过无数遍,然而今天,当这幅看得发厌的画面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时,公爵竟然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快活地指点着堪写堪画的山壁。这段画廊走得越深,公爵越兴奋,可是话却越来越少。后来,过金盔银甲,过诸葛石壁,公爵始终无言。是啊,这样的美景除了用心去看,任何言语都显得多余。

暮色沉下来,夕阳斜斜地射在江面上,大江上下一派金碧辉煌。因着暮色,天气冷了起来,淡淡的江雾在黄昏的光中一片迷离。两岸对峙的高山峡壁缓缓向后退去,又渐渐地被回转的峰峦遮住,晚归的鹰仍在江面上徘徊,不肯放过这日落前最后一次飞翔的机会。就在这个人倦鸟归的时刻,公爵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千百年来沿江而下的诗人们总有佳作传世。此刻,面对着秀美而壮阔的江景,连不会作诗的麻雀也变得诗意了……

“6 2|17 6|26 17|6”“哐”!一进小镇,便逢送葬,军乐队奏出的曲调加上一面大锣,将肃杀的气氛渲染到乐极致。同行之人顿时悚然。就这么着我们上了名山。嘻嘻!公爵不喜鬼城的气氛,又不愿花那100元的门票钱,便没有爬山。待得天亮之后,和几位志同者在小城中转了转。街上的人不多,巷子里的小食摊上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吃早餐。店铺子都刚开张,正在接待第一批顾客。原来这个号称鬼城的小镇竟如此安祥。唉!这镇子的名气多半是些淘金者炒做出来的。码头旁的摊子上相思豆很便宜,两元钱一大串,买了一把当作纪念品,回去分给死党们。

拉练大宁河

夜泊奉节,公爵本打算上岸一观,可惜船锚在水中央,奉节小城可望不可及。于是公爵决定还是睡个好觉,明儿个一早去看白帝城,看瞿塘。

凌晨又是一声大吼,这次公爵学乖了,没有磕到头.公爵匆匆忙忙穿上鞋,饭都没有吃就跑到了甲板上。"夜辞白帝江雾间,一片漆黑都不见"我们就这么黑黢黢地过了夔门,又黑黢黢地过了瞿塘。所以若是诸位看官问起瞿塘,公爵只好套用一句外交辞令:"无可奉告":PP

天亮的时候我们已经把瞿塘峡最雄奇的山风甩在群山中了。公爵只好提提精神,检点一下行李,准备上岸游小三峡。

哇塞! 这么多人!我们这些倒霉鬼弓着腰站在一辆中巴里,车子遥遥摆摆走了30分钟,其中20分钟是堵车,终于到了大宁河的船码头。经过20分钟上船的战斗,我们终于上了小船,穿过了龙门大桥。

由于连月大旱,大宁河水位极低,行船困难,因此耽搁了许久我们的小船才驶入小三峡中最秀丽的巴雾峡。清澈的河水翻着浪花欢快地奔腾着从两岸直耸的峭壁间穿过,将整个峡谷溢得满满的。南方的秋天来得晚,山色正是欲滴的翠色,与河水澄明的绿色相映着;小小的红肚皮黑翅膀的水鸟从溪畔的大石头上钻到水里再抖抖羽毛钻出来,快乐地鸣叫;偶有白鹭鸶优雅地在水里踱着步子。这一路的风光倒是旖旎,只是80元的票价委实太贵,又值枯水季节,半途而返留下无穷遗憾。如此看来,倒不如花60元往龙庆峡一游,还可省下车马费若干。

今夕何夕

三峡大坝时已是入夜。远远望去,坝顶上的一串灯火如同一条璀璨的宝石链,在苍茫的江上显得明亮而神秘。船渐渐驶近,绕过江心中黑黢黢的小岛,我们进入了坝区。大坝如同一条光亮的手臂将大江和我们的游船轻轻拥在怀中。回头望去,那一长串灯火在船前船后盘绕着,江面上反射的光粼粼地晃动,仿佛是一片星星。真是不知身在何处了!是群星之间,还是夜江之上?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 
     
     
     
    © 2006 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