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旅游网 >> 重庆旅游 >> 重庆游记 >> 文章正文
 
留在重庆山城的美好记忆
http://www.hx315.com  重庆游记  2007-2-6 15:49:21  
 
 
我们住在重庆大世界饭店,靠近市中心解放碑,放下行李洗个脸,就出来和重庆朋友小周见面。朋友相逢,自然是满心欢喜。小周是一所中学的老师,说话干净利落,一如重庆火锅的风格。我们边吃饭边聊起隔天去丛林探险的计划。长青听说连着两个晚上要睡帐篷,就打了退堂鼓。我问需不需要什么装备,小周说要买些吃的,山里是有钱也没地方使。一看时间不早,抓紧到超市买了些牛肉干和点心。

我回到房间已是11点多,倒头便睡,心满意足地睡了7个小时。干净利落地收拾完行李,急冲冲地又上路了,离开房间的时候,拿起的最后一样东西是浴室里的浴帽,塞在了裤兜里,没想到后来竟派上了大用场。

我们集合上车的地方在大田湾贺龙巷,一共二十个人两部车,一部是广州标致505厢式车,一部是中巴面包车。我和小周在标致车上,后车箱塞满了行李,我一看,全是帐篷、防水垫、登山包。小周告诉我,这次活动是她参加的重庆“丛林”俱乐部组织的,来的大都是二十多岁年轻人,小周参加过多次活动,很多人是熟人,我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很快就上路了。

车出重庆市区,朝綦江、三江方向开去,大家都是年青人,所以一下子就谈到一块了,坐在我边上的是个叫张卫的重庆朋友,很喜欢让我猜谜语,他的谜面总是和内裤有关,什么“小姑娘的内裤”、“小伙子的内裤”、“老太太的内裤”、“老头的内裤”,后来我建议他去做“三枪”内裤的形象代言人,大家都笑了。不知不觉,到了一个叫赶水的小镇,停车,吃了中饭,还花了三百元买了只羊带到中巴上。车继续开,在盘山公路上兜来兜去,一眼望不见边的山岗上已有蔟蔟艳丽的杜娟绽放,还能听到山莺划过天空的鸣叫。

下午3点半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小镇,开始了徒步,沿田间的小道向贵州地界穿越,在山林间走了1小时,来到一个山洞口,里面有哗哗的溪水往外流,朝里张望,黑漆漆的,望不到尽头,大家开始脱鞋子袜子,拿出包里地手电,准备穿过这个典型的喀斯特溶洞。我试了试水温,冰凉冰凉的,我有点担心会得关节炎,所以穿着鞋走。还好洞里有一根引水的钢管,我就踏在上面,手扶头顶的岩石,慢慢向前挪,洞里的水很急,有些地方钢管被水淹没了,鞋里还是浸透了水。

走着走着,前面看到了一束阳光透进来,好像快出洞了,忽然水大了起来,像一阵瀑布涌过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索性睬到水里,抓紧钢管向上爬,洞口有些陡,我是趴着出洞的,心头一阵喜悦,总算过来了。

洞外的空地上,大家在忙着穿袜子鞋子,我看到司机在一边抽烟,好像他也是穿鞋过来的,不过他的鞋看上去很干,我就问他为什么,他讲他是搬了一块石头进洞的,脚踩在石头上过来的,真有点匪夷所思。洞外是一片宽阔的烟草地,我们又走到田埂上,田埂的尽头是个炊烟缈缈的小村庄,我们今晚就在村长家里过夜。村长家的前面有一片院子,乘着天还亮,赶紧在院子里扎帐篷。我们的帐篷五颜六色,紫的,天蓝的,橙红的,嫩绿的,在灰蒙蒙的平房衬托下,一下子鲜活起来。二十多号人忙忙碌碌,转眼间太阳就下了山,晚餐时间到了。

两张八仙桌,野橛菜、鲜笋蜡肉、豆腐、木耳菜堆满了桌子,算是山里满丰盛的晚饭了,大家围成一圈,筷子像雨点一样落下来,饿得比索马里难民好不到哪里去。等我盛第三碗饭的时候,只剩下汤汤水水了,情不自禁想念起那些在海螺沟没吃掉的大鱼大肉来。

饱餐过后,竟然还有一个娱乐节目:夜游山洞。我们正准备着,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顶着雨,大家出发了。一流人马,打着手电,穿行在夜色中,像一条发光的链子任意晃动。我们要去的溶洞在半山腰,洞口很宽畅,大约有一个蓝球场那么大,二十多号人站在一起,根本感觉不到拥挤,上面有石柱倒挂下来,在手电的照射下,总感到头顶上也有人在走动。越朝里走,才发现别有一番天地,洞里的石头千姿百态,像佛塔,像公鸡,像蛋卷冰激淋,五花八门,不胜枚举。没想到,走了一小时弯曲的小路,豁然开朗起来,有座像山一样的石头横在我们面前,还听见叮叮咚咚的水声从上面流下来,手摸上去,一巴掌的泥浆,试了几次,走上去都滑下来,只好作罢,从原路返回。

到了村长家里,才发现浑身上下湿个精透,到处是泥,狼狈极了。于是,用毛巾沾点凉水洗了洗身,坐到火坑边上烤起火来。很多人都累坏了,钻进帐篷睡去了,窜着火苗的围炉边只剩下我和一个叫小史的朋友,还有村长的老婆。小史是在新疆的大漠里生活了五年的重庆知青子女,属于那种很有故事的人,他不说话,你都能从他的眉宇间读出点什么来,我们聊到了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俞纯顺和默默无闻的至今还在走中国的雷振生,聊到了不广为人知的洞穴探险和惊心动魄的雪山攀顶,真的看不出,身材平平的小史还几经死里逃生,从雪崩中存活下来,当他讲到现在波澜不惊的生活,言语中露出了丝丝满足感。我听的很入神,本以为小说中才有的情节,其实就发生在身边。

窗外还下着雨,依晰听到雨水拍打树叶的声音。夜晚的山里,没有电视,没有广播,恬静而又平淡。

我们就这样过了一个远离现代文明的夜晚。

第二天的起床是因为公鸡把把我叫醒的,钻出帐篷才发现我离公鸡的窝只是一墙之隔。迅速吃了顿山林早饭,继续上路了。我们走了一段田埂路,接下来全是泥泞的山路,以前没有人走过,全靠自己踩出来。因为晚上下过雨,脚一踩下就馅到泥坑里去了,弄的满身都是泥浆。我身上还背着30公斤大包,早饭的一点卡路里两个小时就没有了。那只在路上买的羊也跟我们一起上来了,起先还有人用绳子牵着走,后来牵羊的人就任其自流,用竹竿赶着走,羊儿夹在人群中间,累的叫个不停。

我们沿山脚到山顶,再下来,一会儿看到是灌木丛,一会儿看到是松叶林,有时候,歇歇脚,眺望远处的山峦,呼吸山间新鲜的空气,顿觉无比舒畅。

从上午9点到下午两点多,一路不停的走,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花坝。这是一块在山谷间的平台,四周有连绵的小山丘环抱,一条溪水经过花坝南面,背阴朝阳,风水非常的好。

我们到那里才发现另外还有一拨人,他们也是来野营的。我们穿过他们的帐篷,互致问候,就像两支红军到了陕北胜利会师一样。

大家分头行动,又忙开了,有的挖坑做灶台,有的上山砍柴,有的扎帐篷,有的去割野草,垫在帐篷下作简易席梦思。最不容易的活是杀羊,先要开膛放血,再支起架子,把羊吊起来,剥去羊皮,还要清除内脏,洗净晾干。想想晚上有烤全羊,干活多少有了动力。

看到炊烟弥漫的时候,我从很远就闻到了米饭的喷香。正好有一组人采了嫩笋回来,晚上又多了一份美味。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又支起柴火,烤起火来,鞋子袜子全湿个精光,一群人凑在一起烤鞋子袜子,我还真没有见过那么多鞋子袜子放在一起的,挺逗的!我光着脚到溪水里洗了洗,冰凉刺骨,上岸的时候,踩到石砾上,钻心的痛。不知怎的,猛然想起从宾馆带来的浴帽,赶紧套在脚上,权当临时拖鞋用。

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们开始今天唯一的一顿正餐,四菜一汤:抄野菜、笋抄腊肉、辣子山菌、抄鸡蛋、羊杂汤,没有桌子,我们就围着锅子站着,筷子依旧是雨点般猛烈,我趁势唱起了“北方来的狼”```````。

夜色逐渐笼罩了整个花坝,我们支起的火堆不时窜出丝丝火苗,劈雳啪啦作响。所有的人都围着火堆坐下,开始了烤全羊。烤的好才能吃的香,烤全羊的关键在于不停翻动羊身,让羊均匀烤熟。看着羊肉逐渐变的焦黄,大家的食欲一下子被吊了起来。小史掏出尖刀,割下小块,分给大家。我分到一块,洒上孜然,猛咬一口,真是香极了!

有人递给我一碗梅子酒,甜甜的,咕咚咕咚喝掉了,酒劲停足的,又要了块羊肉下酒,霍然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情上来。大家开始唱歌,放开嗓子吼起来。没想到,另外一拨人也在烤火,听见我们唱,他们就和我们对起歌来。寂静的花坝顿时热闹起来,歌声伴着山谷的回声响彻云霄,真的是开心呀!忘了怀才不遇的抑郁,忘了凡夫俗子的世事,什么都忘了,喝啊!唱啊!那个晚上的羊肉终身难忘,那个晚上不知喝了多少碗酒,那个晚上的歌声是这样的醉人,直到突如其来的一场山雨,我们才回到帐篷里。

半夜里,我还听到有人喝醉了大喊“我爱你!我爱你!”,后来才知道,那是个年轻的中学语文老师,刚辞职,变成了自由职业人,平时也不爱说话,酒多了,把什么郁闷都发泄出来了。

我不知在什么时候睡下去的,直到醒来才发现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昨晚的剩饭加溪水,变成了一锅泡饭,就着带来的涪陵榨菜,早饭一扫而光。有人舍不得被雨打湿的羊骨,又生起火烤羊排,味道还不错,最后的一点烤羊也被瓜分掉了。

快十点半的时候,我们离开了这个快乐的地方下山去。

回程走的是另外的一条路,沿路到处是绽放的映山红,天空放晴,心情也格外舒畅。小周摘了一大串插在腰间,远远望去,像一个移动的花瓶在前面晃动。这些花一直被小周带到山下的车上,带回重庆去。

我们在下午3点回到放车的地方,收拾好行李,开始返城。

晚上八点的时候,我们的标致车行驶到一个小镇上停下来吃了顿拌面,等面的时候,张卫提议说要先去洗温泉再回家,大家一致同意。

吃完面,我们一行六个人开车走了另外一条路去泡温泉。重庆周围有不少有名的温泉,我们去的地方是个叫“一品”的小镇,张卫熟门熟路,领大家先去买了条泳衣,然后找了家又有温水池又有游泳池的地方进去,泳池里没什么人,就我们六个人。张卫的大肚子在灯光下特别显眼,我们看着他的肚子就想笑。

游了一会儿泳,我们就挤到温水池里泡着,池水里弥漫着淡淡的硫磺味,我感到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一洗几天来的疲惫。抬头仰望,满天的星星在眨眼睛。我和小周谈起了3个月前一起徒步虎跳峡的艰辛和在中峡旅店如诗般的阳台,想不到隔了三个多月还能在重庆重逢,世界真是这样的奇妙!

谈着谈着,服务员跑进来了,告诉我们她要下班了,再一看手表,已是凌晨一点了,的确该走了。

我们坐上小车的时候,听见张卫的肚子在咕咕作响,其实我也饿了,忍不住说了一句“吃点什么吧?”,想不到异口同声地回答“火锅!”小周提议去希尔顿对面的鱼庄,大伙又一致通过。

我一直都没想过怎样将整条鲫鱼下火锅煮,不过喝了鱼汤才真觉得鲜的入味,我吃鱼向来很慢,刚清理完一条,小周已经吃了三条了,怪不得她提议要来这里的!坐在她边上,就像龟兔赛跑的吃鱼版。小周面前的鱼刺堆得像小山一样,我的骨盆里还是一副完整的鱼骨架。

我们要了一箱重庆的本地啤酒“山城”,敞开肚皮畅饮,一直喝到凌晨4点才曲终人散。
 
  • 下一篇文章:
  •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 
     
     
     
    © 2006 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