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徽旅游 > 黄山 > 黄山游记 > 正文
金秋去黄山
http://www.hx315.com  黄山  2007-4-10 17:27:03  
 

今秋的第一拨冷空气过后,我们一行6人踏上了去黄山的火车,怀揣着旅游的兴奋,困惑着自己的体力,祈祷着山上的好天气。

一直很想去黄山,所以早早的就做好了去黄山的功课,地图,路线已经一应俱全。

对于之前要去黄山来和我探讨的朋友们,我一边羡慕,一边向他们介绍的头头是道,以至于大家都以为我去过黄山了,其实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耽误了我的计划,一拖再拖。  

9/8

早晨,火车按时抵达屯溪车站,“同学,黄山到拉”正在80分的我们被列车员“赶”下了车。出站,好热,maybe明天上山是个好天气哟,顺利找到早就安排好的司机和小面包车,向宏村出发。

一直以为宏村和周庄等古镇一样,建在平地上,可是山路蜿蜒而上,海拔不断上升,打破了我的思维定式,山间一片一片金灿灿的稻穗让人心旷神怡。路上路过一个很滑稽的景点——路的右边竖着“三棵树”的招牌,而向左一看,哇,果然名至实归,草地上很突兀的立着——3棵树,光秃秃的,和远处的稻田格格不入。

宏村的景色是幽美的,慕名而来的游客很多,更多的是专注于画卷的学生,湖边,巷间,檐下,哪里都有他们排排坐的身影,旁若无人。

宏村的民居是古老的,黑瓦白墙,木雕石刻,沿巷小渠,都保持着明清时的风貌。

宏村的商铺是众多的,然而大肆宣扬的场景很少见,各自做着自己的买卖,可以摆弄观赏,不买也没关系。

宏村的村民是平和的,或在湖边拍打着洗衣服,或在门前小渠里洗菜,希望我们的到来并没有打乱他们的生活。

然而对外部的开放多多少少会影响宏村的风土人情,几户大宅的后代子孙固守着世代相传的房屋,正坐厅堂,苍老的木桌上摆放着也许是他们自己写的书籍,或是一些陈旧的器物,主人很平淡,和来往的游客打着招呼,这就是他们平日的生活吗?屋子还是原来的屋子,人还是原来的人,可是游客的到来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他们的一些生活模式,而这正是村子的魅力所在,但愿宏村的村民能更多的固守他们原本的生活状态。  

出了宏村,已近中午,为了下午能轻装上阵,我们先去事先订好的云海楼休整。

云海楼在汤口,房屋道路均依山势而建,但是毫无规划,云海楼就在一排房子的后面,不是车子送到门口还很不好找,不过它的位置很好,左边是上海华联超市,右边是上海联华超市。房间很干净,该有的都有,我们住4楼,5楼有全自动洗衣机和免费洗衣粉,6楼是晒台。

午饭就笋干肉丝面打发了,放下不需要的东西,我们便出发开始翡翠谷和九龙瀑的游程。

翡翠谷又名情人谷,感觉有点牵强,除了那翠绿的水让人眼睛一亮,别无新意。像是私人开发的景区,大门外太多的度假屋,就那么几汪池水,也许是黄山太美了,所以没有特别的感觉。

到是九龙瀑很有气势,虽然水不如翡翠谷的那样翠绿,水也不是很多,但是落差几十米,一叠又一叠,瀑上有瀑。我们没有走到最上面的一瀑二瀑,在第三瀑这儿的观瀑台停下休息,装几瓶清泉,相比之下,我们自带的矿泉水就显得苦涩。

说到这不得不说一下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来时的火车我们是3号车厢19.20.21的中下铺,19.20在一个格子内,我们原本打算上了车用21的中下铺换19.20的上铺,没想到上来了2个外国人,于是,我们派出Fang去交涉,use English,但是没想到,其中一人很干脆的说“我们不想换”(中文),于是我们费尽口舌,换到了21.22的上中下,终于换在了一起。

有意思的是当我们从翡翠谷出来的时候,那2个德国人正迎面朝景区里走,大家相视,都很惊奇。而神奇的是当我们从九龙瀑出来的时候,又碰见了他们2个,真是太巧了,我们的速度已经凸现。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看完就知道啦。

回云海楼的途中开始下起零星小雨,空气潮湿而又阴冷。房间里也潮潮的,于是打开空调除湿,而我们则到云海楼的办公室去听黄山的行程讲解,拿回上海的火车票,巧了,居然又是3号车厢,而且是19.20两组。山上我们住天海招待所,因为位置较好,所以放弃了原本订的西海饭店(4星级),这样回头路走的少,事后证明虽然条件差很多,价格却一样,但是为了保存体力,还是值得的。

最终确定了路线:D1后山云谷寺索道上--北海众景点--经光明顶至天海放行李--光明顶飞来石--排云亭西海大峡谷北入口--西海大峡谷谷底--步仙桥西海大峡谷南入口--天海招待所--17:45鳌鱼日落;D2鳌鱼日出5:49--早饭,补眠--经莲花峰(封山育林)至玉屏,迎客松--有力气的上天都峰,没力气的直接步行下山。

今天一天的行程让我感到已经有点体力不支了,我们走的完全程吗?云海楼外到处拉客的餐馆打消了我们美餐一顿的念头,相对的,云海楼比较温暖而又有人气,于是点了几样小菜,吃了些接下来两天都吃不太上的米饭,洛阳纸贵,山上米贵。

晚上去了亲切的联华超市买干粮,整理出用不着带上山的东西准备第二天寄存。夜里的雾气是湿冷的,晾衣服时弥漫在四周,冻得手指刺痛,看来衣服是干不了了,抬头望不见星空......

9/9

天还未亮,Xiao把我从睡梦中叫醒,一看时间已经过了5点,云海楼不是说好5点叫早的吗?于是call他们,理由是车子要晚点到,所以让我们多睡会,接着就听见其他房间的电话一个个响起,到底是谁叫谁早啊?!

打点好一切下楼已经5:45,离预定的开车时间只有15分钟了,赶紧吃早饭,早饭还是比较满意的,没吃完的打包,再带上新买的线手套,特大加厚雨衣和云海楼附送的手绘地图和登山杖(我和Gu自带可收缩登山杖,Shi这个5000米冠军自然是不屑一顾)冲出门。天蒙蒙亮,天空覆盖着厚厚的云层,飘落些许雨滴,远处的山峦隐约可见。

车子早就到了,可是居然没有我们的座位了,和我们同样遭遇的还有另5个人,于是11个人就杵在路边,看老板穿着睡衣在路上找车,顺便互相照集体照。汤口——黄山的班车叫新国线,有中巴也有taxi,10元/人,想象的出6人挤1辆taxi(后排挤5个人)的情景吗?司机真是赚到了,6:35出发,心情兴奋。

一路上看见好多旅游大巴驱往云谷寺,焦急,一下车便冲到售票窗口买票,抢在大批旅游团之前冲进缆车候车室,里面已经有好多人了,担心赶不上最近的一班。

其实缆车的容量很大,可以载40人左右,我们顺利地挤了上去。第一次坐索道,很新鲜,特地抢了靠窗的位置,准备看风景。缆车稳稳启动,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隐约可见山间徒步登山的游人,钦佩他们的勇气。水气蔓延过来,四周的山石树木已看不清轮廓,窗上也蒙起了雾气,一切都朦朦胧胧的。

山腰处山雨袭来,风吹雾散处植被随风摇摆,缆车里很寂静,也许大家都在祈祷山上能雨过天晴。然而缆车到达时雨势丝毫没有减弱,我们各自穿上了雨衣,在一个商店又装备上了雨裤,而我也很明智的买了防滑鞋套,全副武装走进风雨里,开始我们的征程。

前面店里的人说这雨会一直下到明天,严重打击了大家的信心,但是我想起了曾经有一位山民说过,山里的雨,如果中午还不停就会下一天,如果中午停了,就不会再下了,赌一赌吧。

能见度约10米,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草草的走了一遍北海四周的景点,黑虎松始信峰关闭-观音峰-北海-清凉台狮子峰-北海,其实什么也没有看到,只能想像远处的山峰和意境,不知山有多高,天有多近,只知道跟着指路牌前行,饿了停下休息吃点零食。

这一圈走下来感觉黄山并不是很大,没多久北海就跑遍了,于是大家向光明顶出发,这是去天海招待所的必经之路。

抵达光明顶的时候可能是风雨最强的时候,光明顶宾馆在横着扫过的风雨中若隐若现,宛若仙宫,电子显示牌显示日落概率10%。由于后面还要经光明顶去飞来石,因此没有在光明顶多作停留,直接去天海放行李,沿途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道:除了脚印什么都别留下,除了记忆什么都别带走。天海招待所的下面便有小卖部和很多小吃,已经有很多从前山上来的游人聚集在这里了,看来位置的确不错。

进了房间,乱七八糟,服务员还来不及打扫,动作也太慢了,待她收拾完,我们便开始了午餐,虽然只有10点左右,但是外面大风大雨,天气又凉,还是房间里暖和,只是,手机在房间里面就是怎么放都没有信号呀,胃口出乎意外的好,干粮还是带少了。

11点出发,只带上一个装满干粮和水的背包,风雨断断续续,也不知道是雨还是雾。上山碰到这种天气是挺郁闷的,什么都看不清楚,Qi不爽的说他要发功,来一招排云掌(他自己编的),把云啊雾啊的全都排开,我们笑着继续前行。

二上光明顶,其实光明顶就是一个很开阔的平地,是黄山上观看日落日出最好的位置之一,光明顶宾馆已能清晰辨认,游人众多,赶紧离开,电子显示牌显示日落概率18.21%,升了一点了。一路上云雾缭绕,看不见飞来石,因此没有拍到飞来石的全貌。

11:45抵达飞来石,石前拍照留念,其实除了我们自己知道这是有名的飞来石,估计没人能认出来。飞来石的这面狂风乱作,而另一面却异常平静,栏杆外的松树上挂着几个被吹落的帽子,除了这巨石和栏杆,看不清其他,也就不知峡谷的深邃,一点也不害怕。

时雾时雨的天气让我放弃了带帽子,头发湿嗒嗒的,雨大时,想起《西游记》里的无根之水,于是偿了下黄山的雨水,挺纯净的,呵呵。继续向排云亭前进,沿途的锁链上密密麻麻的挤着连心锁,锈迹斑斑。12:10分,不知身在何处,一阵风吹过,对面山壁的雾气象瀑布般倾泄而下,又四散开来,岩石和松树霎时清晰可见,路人皆欢呼起来。

不过好景不长,还没等拍下这美妙的瞬间,我们又被迷雾所包围,可是大家都没有继续前行,抱着侥幸的心态等待再一次的奇迹......仅仅过了5分钟,风再起时,浓雾被彻底打散,山峰、峡谷、植物都显现出来。天色渐亮,有暖暖的感觉,远处,雾气从谷底慢慢升腾,在同一高度停留积聚,转化为美丽的云海,浓厚而不沉重。

中午了,雨停了,雾散了,我们的运气真好,Qi为此很得意,因为他觉得是他的“排云掌”的功劳。不一会,我们便来到了排云亭(排云掌,怎么这么像呢,汗),也来到了西海大峡谷的北入口。这时天更加亮了,阳光即将穿透云层,我们在排云亭休息,除去雨具,补充能量,为穿越峡谷作准备。

西海大峡谷是近年来新开发的,为此门票涨价了,通常旅游团是不下峡谷的,因为穿越峡谷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和体力,而且道路都是悬空的栈道,安全系数较低,曾经有导游欺骗游客说去西海大峡谷要坐车,单程就要7-8小时,无语~~。

据说西海大峡谷的风景特别好,相对于常规的景点更幽静,所以称为梦幻景区。看了下地图,从排云亭至谷底步行约2小时,从谷底至步仙桥步行约2小时,这样走完全程需要4小时,于是12:45左右我们便出发,进入西海大峡谷,满心期待着梦幻般的景色。

西海大峡谷的山峰大多近乎垂直,道路是从岩壁上架空的栈道,角度最大处估计有50-60度,不过都有栏杆,而且台阶不是很高,不怕。我们听云海楼的建议,从一环的右边下3.5km,二环的左边下2.7km。

据说这么走看到的风景更加好,虽然没有比较,但是沿途的风景的确很好,层层叠叠的山峰,棱角分明的岩石,雨后更显苍翠的树木,窄细悠长的峡谷,蓝的让人心醉的天空,朵朵纯洁的白云,山间潺潺的流水声,风吹树摆的沙沙声,我们欢笑的回声......谋杀了大家众多felling,都不想回家了。

二环尽处有一道铁门,天气不好时,尤其是冬天雪后,这扇门是要锁上的,游客走至此处就得原路返回,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一环二环了,如果原路返回的话可以看到不同的风景。

一支专业的队伍此时正迎面而来,他们个个背着大包,默不作声的赶路,似乎这美景也不能吸引他们的目光,可能他们都不想掉队吧,佩服。

一路下到谷底,14:00左右,在一处小瀑布前拍照休息,没有找到地图上标明的西海大峡谷的唯一的厕所。抬头望去,那支背包的队伍正在对面近峰顶的峭壁的栈道上呢,那也是我们走过的路,自豪啊。

西海大峡谷休息的地方很多,更多的是用石头砌的垃圾收集处,还不时会有清洁人员巡山,比游客出现的频率还高,可见多么注重环保。在消灭了若干巧克力、猪肉铺、牛肉干等之后,我们便开始了艰苦的上行路,拐杖的用处凸现。

上行的路栈道比较少,路依山而建,所以看到的风景不是那么伶俐,茂密的植被较多,我们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但是这里的坡度没有下来时那么陡,潮湿的阶梯上有掉落的石耳,无心去拣。

前方一队人马正在原地休息,我们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扬言前面的路还长着呢,我们暗想,你们要走的路陡着呢,大家彼此彼此,相互鼓励。途中也听闻峡谷中有忘情高呼者,此起彼伏。太阳终于露出了脸庞,阳光洒下,山石树木更加色彩分明,天更蓝,云更白,树更绿了,陶醉其中,不知疲惫。经过了若干个山洞,我们和太阳捉迷藏似的,一会和太阳打个照面,一会我们又躲在了山峰之后,不时又有白云飘过。

穿过最后一个山洞,15:30左右我们终于成功穿越了峡谷,来到了西海大峡谷的南入口,左边是回天海的路,右边便是步仙桥步仙桥是横跨在2个垂直山壁上的,底下便是万丈深渊。

穿过步仙桥是一个开阔的平地,幽深与开阔仅一洞之差,一桥之隔,栏杆外有一用许多小石头堆砌的可爱的小塔,不知是谁人的杰作,后面可观莲花峰全貌,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峰,美不胜收。

欣赏完美景,我们出发返回天海。一路上鲜有栏杆,有的路几乎就是在悬崖上凿出来的,连阶梯都是斜的,宽仅30cm左右,天晴都走得极为小心,要是下雨,更加危险,此时此地,看景不走路,走路不看景,所以速度比较慢,但也因此拍了许多照片。有一片山崖,高出其他山壁,由于下过雨,山壁上垂下条条水纹,就像是一幅水墨画。

这条路的游人并不多,大都是从西海大峡谷出来的又或是正准备去步仙桥的,危险之处互相相让。途中又多次偶遇之前在步仙桥互拍集体照得那队人,其中有一人特别有趣,其他人在一稍陡的阶梯上休息,他却撑着拐杖,煞有其事的学了《开国大典》那段台词,逗得众人捧腹大笑,当然从他身边经过的我们,也乐得忘记了疲劳。走

着走着我们不经意分成了2组,前面3个走得飞快的已经不见了踪影,爱拍照片的2个和体力稍有不支的1个慢慢欣赏风景。

走过一片树林,我一回头,怎么一个人影都没了呢,赶紧跑回去看看,原来,Shi正在拍一只松鼠,据他交待,此松鼠把他的腿当松树爬了,因为裤子颜色和松树差不多,后来松鼠爬到一半,发现上衣颜色不对了,马上窜走了,真是神奇呀,原来松鼠也会近视,嘻嘻。

天边渐渐有橙色的晚霞,大家觉得日落有望,赶紧加快脚步,冲回天海招待所。可是最后只有4人对日落有情趣,于是我们经海心亭去往鳌鱼峰观日落,这是离天海最近的观日出日落的位置。

大约10分钟左右便来到了目的地,鳌鱼峰顶也非常险,到峰顶没有台阶,只有一坡度45度左右的斜坡,上去容易,下来却小心翼翼,感觉像滑滑梯。峰顶风好大,也很冷,不知谁听说明天要有雨夹雪,于是大家再冷也要熬一下,不然谁知道第二天看不看的见日出。

由于风太猛烈,只好下撤,找到一个东西相通的平地,面朝西方等待日落。自知数码相机的表现力有限,于是调到了最大像素最高精度。近处飘来几朵小白云,我们讨论着其形状,看着就像小龙虾,螃蟹什么的,都和吃的有关,饿傻了。

晚霞越来越红,几道金光穿透云层,洒在远处的山峰上,绚烂如烟花。随着天边被霞光染红的区域越来越宽,太阳终于落了下来,红彤彤的,娇艳似火。第一次看日落,很是兴奋,拿着相机不停的拍,只是太短暂了,不一会太阳就钻到山峰后面去了,剩下的只有火红的余光。抬头再看一眼晚霞,却让人看见了比晚霞更美丽的火烧云,赏心悦目。由于手电没带出来,只能意犹未尽的赶在天还没彻底黑之前返回,一路上不停的回头观望。

没有阳光的照射确实很冷,气温10度以下,只穿一件T恤和薄外套,偏偏房间里没信号,只能跑到走廊上给家人朋友报平安,冻得不行。雨夹雪的消息很让人受打击,大家讨论着如果第二天是这样恶劣的天气,日出看不到,天都不敢去,就只能坐索道下山了。

不过老天爷已经让我们感受了雨过天晴,云海日落,知足吧。一天的奔波真是挺累的,有人已经腿酸了,可是我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方便面特别香,心无杂念,睡得很沉。

9/10

日出预报是5:49。5:00Xiao的闹钟响了,没有动静,她看了一下窗外,说天非常好,于是5:15大家相继起来,就连原本说不看日出的也被鼓舞了,套上招待所提供的军大衣,我们又上了鳌鱼峰,这回路上行人较多,不过相对光明顶那就小巫见大巫了。我们还是在昨天看日落的地方停下,只是方向换了一下。来的晚了些,前面已经有十几号人了,天空的鱼肚白已经被染红,不过上下皆是黑乎乎的,和日落完全不同。

慢慢的太阳露出了脑袋,远处的山峰显现出了尖尖一角,层层叠叠的,当第一道阳光照在人脸上的时候,感觉很温暖,照亮一切,不管世事如何变化,太阳依然会升起,就算有时候会乌云密布,但在云层之后,依然是阳光普照。

日出的速度非常快,抓拍的瞬间,太阳就整个露了出来,金灿灿的,很刺眼,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鼓掌。背后光明顶上,只见人头攒动,这里却很宁静。我一个人抢在最前面拍照,陶醉其中,忽略了后面5个同伴了。

一天不吃米饭的感觉很不好,于是大家奢侈一下,去餐厅吃早餐,15元/人(粥随意,白馒头,煮鸡蛋,蛋糕,酱菜),没想到自己胃口这么好,可能比男生吃的还多。9:00最后退房,于是大家决定补眠到8:30,为上天都积存体力。

9:20左右出发,三上鳌鱼了,必经之路没办法。鳌鱼峰前面有两条岔路,一条是一线天,一条是鳌鱼洞,殊途同归,相传一线天是桃花道,鳌鱼洞时升官道,可是指示牌上很明确表明:一线天0.1km,鳌鱼洞是其3-4倍,当然选一线天啦,不管旁边写着:鳌鱼峰方向来的游客请走鳌鱼洞。

这个一线天不是特别窄,有的地方可容2人通过,上面卡着一块巨石,传说像古代女子的绣球,所以叫桃花道。下了一线天,回头一望,个个都神情凝重,很小心的一步一步下移,远处可见从鳌鱼洞出来的游客,山路转来转去,还要辛苦。远远的便能看见天都,上面没有人。

前方便是百步云梯,何止百步呀!一路上去都是从前山上来的旅游团,像被导游赶鸭子似的,一群一群看见我们上去,都给我们让路,可能佩服我们从这边上来吧。下了百步云梯便到了莲花峰脚下,由于目前处于封山育林期间,不让上去。莲花峰天都峰是轮休的,6年一换,今年天都在关闭了6年之后才开放。于是只能沿着莲花峰的山脚走向玉屏,这一路人颇多,所以没有留心看风景,也许根本比不上西海大峡谷

途中路过玉屏索道,可能是修的比较早的缘故,很陈旧,车厢也十分小,只够几个人乘坐,感觉上不太安全。一路上都很平稳,没有什么起伏,10:45我们来到了玉屏景区,首先看的就是远近驰名的迎客松,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还是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排队拍照,毕竟也是黄山标志之一阿。

玉屏峰的山壁上有许多摩崖,没有细看。我们在玉屏楼宾馆门前解决了一部分干粮当作午餐,Gu决定不去天都,于是我们把除了吃的以外的大部分东西都塞进了她的包里,包括我的拐杖,由她带下山,在半山寺大家再汇合。

通往天都峰的路上又有一处一线天,比前面那个要长的多,也窄的多,从一线天望出去就能清晰看见上天都的路,应该说,我们一直朝着那条冲上天际的路前进,越来越近,越看越陡。我们在天都脚下与Gu惜别,拍照,感觉像是要上战场。

12:10分,我们出发了,我们走的是天都北麓的新道,修的还比较宽,不过由于坡度太大,不敢回头看,走的也很吃力,几步一歇,拍拍照片。后面的人笑着说:拍吧拍吧,多拍点,这样他们可以多休息一会。一手抓锁链,一手扶台阶,真的橡在爬一样,累了站着休息休息,不能坐,一坐就不想起来了,前方下来的人看见我这样都为我感到吃力,说后面的路还长着呢,听了很没信心。

不知过了多久,路开始窄起来,不过旁边山壁上被凿出很多洞,可以让人借力。途中居然看到一个女的,穿着短裙和拖鞋爬天都,而且手还插在风衣的口袋里,真是太佩服了。

不知道是谁先注意到的,对面来的人脖子上都挂着奖牌,我们很好奇,一问,他们都说上了天都峰的都会赠送的,于是信心大增,感觉没多久就来到了传说中惊险刺激的鲫鱼背。鲫鱼背很窄,两边都是笔直的悬崖,不过可以扶的钢索在胯部左右,很容易就过去了,再回头望向玉屏峰,玉屏峰真的像一块屏风一样,竖在群峰之间。

此时眼前非常开阔,天很蓝,微风阵阵,白云飘飘,这感觉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天都峰也是旅游团不上的,不过,在一棵树下休息时,碰见一个导游,据他说,80年代时,鲫鱼背上的锁链只到脚踝,那时候如果有人过鲫鱼背时碰上大风大雾,都怕的紧紧抱着鲫鱼背不敢动弹,6年前的锁链也只到膝盖,人通过时都要弯着腰,现在是一点也不刺激了。

我们向着天都绝顶继续前进,在一处很陡的阶梯上,我一抬头,看见太阳周围有一圈光环,当时以为是彩虹,赶紧和Xiao相互拍照。后来听有人说是佛光,还兴奋了好一阵,其实那也是一种罕见的天文现象,叫日晕。没看见佛光,看见日晕也很幸运啦。

看见有人在那边刻奖牌,马上冲过去,原来不是送的,要买的,不过可以把自己名字刻上去,多值得纪念呀,于是大家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块,也给Gu带了一块,也算她来过了,嘿嘿,感觉还真像奥运冠军。天都绝顶近在咫尺了,很顺利的爬了上去,上面居然还有人在聚餐,连和那块“天都绝顶”的石碑拍照也要排队,但是为了证明自己来过了,排队算什么。

站在海拔1810米的天都绝顶,四周的一切尽收眼底,山下的道路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一条条金线,一切都变得渺小。回来后有人问我站在峰顶的时候是不是心想,一切的烦恼和琐碎又算什么呢?我很肯定地回答说我什么也没想,真的,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还能想的到什么呢,套用一句广告,“感受黄山,天下无山”。

我们从天都南麓下山,这是天都的旧道,非常狭窄陡峭,仅容1人通过,而且山路绕来绕去,望不见尽头。上山时都顾着爬山,没什么很惊险的照片,我们发现一条坡度80度左右的阶梯,是人多时分流用的,大家很皮厚的上去摆了个Pose,哈哈。

大家还记得前面提到过的2个德国人吗?下山途中,我们又碰见了他们,世界真是小,大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其中1个还摇着头说:“哎,没有办法啊!”我们步步为营,安全第一,终于在14:10左右见到了已经在半山寺等待我们的Gu。

我好像听说过16:30就没有新国线下山了,于是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抓紧时间下山,这回是速度第一了,怎么也停不下来,见谁超谁,只晃见黄瓜的价格从10元/3根一路跌到1元/根。15:45左右我们就到了慈光阁,真是神速啊,在黄山的南大门拍照留念后,便找了辆新国线驶离黄山景区,回云海楼,依然是6人一辆车。

回到云海楼以后,我们很兴奋的冲进门,看见大堂沙发上傻傻的坐着3个人,眼神迷茫,还有其他从山上下来的人也是神情呆滞,我们好像一点也不像是刚从山上下来的一样,和老板说着我们飞快的速度以及雨过天晴的好运气,依老板的标准我们3小时不到穿越西海大峡谷,2小时走完天都,属于体力超级榜的,很是自豪。各自买了点土产.

整理东西后,便坐上了返回屯溪的小巴,车上,大部分人都昏昏欲睡,我精神还行,于是把大家瞌睡的样子给拍了下来,偷笑中,发现大家的脸都好红,我自己的也是,然后发现手臂也通红,还有点痛,莫非晒伤了呀,想想也是,3天来玩得不亦悦乎,根本就没想到过要涂防晒霜,肯定要蜕皮了。

越来越远离黄山了,想着就有点不舍,等莲花峰开了,我会再来的。

晚上去屯溪老街吃饭,改善伙食,忘记什么饭店了,就在老街口,味道一般般。吃完饭,我们找到良子足浴,想给脚按摩按摩,第二天不会太酸,可是客满,估计都是从黄山上下来的游客,而且要等很长时间,只能出来,一路上都是乱七八糟的拉生意的,不敢跟他们走,找了刚才2个出租车司机都推荐的地方。确实挺不错的,地方很大,环境很好,还有液晶电视。

22:33火车开动了,我们的3天黄山之游真正结束了,火车上一边看着相机里的相片,一边回忆,黄山,我还会再来的!

费用总结:

交通:火车——175 单程硬卧下铺

第一天包车——200/6人

新国线——10/人/次

云海楼至屯溪——13/人

住: 云海楼——40/人

天海招待所——160/人

门票:宏村——65/人(原价80)

翡翠谷——50/人

九龙瀑——16/人(原价35)

黄山——200/人

索道——单程65/人

吃及其他:难以统计(财务总管不是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点击排行榜 
     
     
    旅游向导 热门景点 风景图片 故宫 天安门 黄山 桂林山水 颐和园 泰山